一曲“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早已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经让鄂伦春这个古老的狩猎民族闻名于世,在长期与世隔绝的自然环境中,鄂伦春民族较完整地保存着原始社会末期地域公社阶段—以“乌力楞”为单位的社会组织形式。以狩猎为主,采集和捕鱼为辅相对独立的狩猎经济和游猎生活方式。原始的萨满教信仰和“万物有灵”的多神崇拜以及由此而形成的一系列风俗习惯,口头传承的民间文学,歌唱艺术,手工技艺制作的兽皮制品和桦皮制品,形成独具特色的森林民族狩猎文化艺术。是鄂伦春人发自内心深处对自然、生命及对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至真至美的感悟。严酷的大自然也培育了鄂伦春人机敏、勇敢、乐观的性格特质和适应恶劣环境的超常能力。

 

图一:乌力楞景区中的卫生间,厕所革命中的样板间

随着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在国家民族政策惠及了鄂伦春族的人民,昔日的游猎族终于走下了“高高的兴安岭”,过上了“男耕女织”的幸福定居生活。如今的鄂伦春旗旅游资源得天独厚,不但有鄂伦春民族风情还能寻找到拓跋鲜卑历史;既有大兴安岭森林生态、冰川遗迹、远古彩绘岩画、火山地质地貌还有北疆军事基地等多种旅游资源。目前鄂伦春自治旗有A级景区4家;AA级景区2家;AAAA级景区2家。还有3个国家级森林公园,1个省级森林公园,7个自然保护区。

 

图二:达尔滨湖景区的红杜鹃迎着晨光绽放

把景区建在林中、把文化放在心中,打造能看得见的文化园区

近年来,鄂伦春自治旗围绕“拓跋鲜卑根祖地,中华文明北归源”的文化定位,编制完成了《拓跋鲜卑历史文化园总体规划》,并于2014年列入自治区旅游总体规划,开始二期工程建设。二期工程规划区域总面积158平方公里,其中核心区16平方公里,预计总投资5.15亿元。

 

图三:拓跋鲜卑历史博物馆、祭坛、北方民族研究中心效果图

截至目前,文化园二期规划中,已经建设完成了祭坛、中国北方少数民族研究中心、环景区木栈道等基础设施。拓跋鲜卑历史博物馆总建筑面积3950平方米,已经完成两层框架主体和2/3外立面装修工作,预计于2019年9月底完成建筑主体。布展大纲已经完成初稿,该馆建成后可布展各类文物藏品6000余件套。通过该馆与中国北方少数民族研究中心的建设,可以全面梳理出北方民族的源头和支流,彰显出拓跋鲜卑这个源头的博大,对于传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为丰富拓跋鲜卑历史文化园内涵、增加游客参与体验内容。2017年在文化园内实施建设了“鄂伦春乌力楞”项目。通过该项目建设,旨在重建鄂伦春族文化的“原生环境”,充分展示鄂伦春族独特的兽皮、桦皮、居住、饮食、狩猎生活以及根植于狩猎文化的民族音乐、舞蹈、萨满教等文化,展示泰加林区最南端的大兴安岭独特的自然风物,展示鄂伦春族“勤劳勇敢、崇尚自然、自强不息、豁达开放”的民族精神,让公众深刻感受鄂伦春族与自然和谐、尊重生命,“敬畏自然而遵从自然”的文化理念。

 

图四:乌力楞景区鹿馆展示区

鄂伦春“乌力楞”项目规划占地面积39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1.2亿元,建设期限为2017年5月至2019年5月。该项目包括游客服务中心、民俗传习所、“斜仁柱”社区、生态馆、鹿馆、狍子馆、熊馆、萨满馆、祭祀区、弩箭馆、渔猎馆、额尔根渔猎体验区、演艺广场等。

截至2018年5月,已经完成狍子、鹿、生态、熊、萨满、渔猎、演艺、弩箭、鄂伦春非遗传承基地等14个木结构单体建筑,完成游客中心三层木结构主体;完成萨满广场神偶雕刻18个;完成“斜仁柱”搭建10座、《猎归》铜雕像群及奥伦、马圈等民俗设施;完成人工湖改造;完成2.5公里环景区木栈道;完成景区主干道、停车场、通讯、亮化、绿化、广播、背景音乐、标识牌、景观小品等设施。

“乌力楞”是鄂伦春语,意为“氏族部落”,指同一父系血缘的子孙们;也有“游动”之意。通常一个“乌力楞”是由3—5户人家组成。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兴安岭是“猎神”鄂伦春人的家园。1951年鄂伦春自治旗成立;1953年—1957年间,为了国家建设的需要,为了民族的发展,鄂伦春族走出山林实现定居;1996年,为保护生态、为自治旗和鄂伦春民族经济社会再发展,鄂伦春自治旗人民政府宣布禁猎。

 

图五:嘎仙洞遗址

拓跋鲜卑根祖地,要尊重历史也要能讲故事

嘎仙洞遗址是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境内拓跋鲜卑民族文化园中重要旅游景点,也是鄂伦春文化中重要组成部分。“嘎仙”是鄂伦春语,在锡伯语中发音是“嘎珊”意思是村庄和部落。在历史上的嘎仙洞是鲜卑人的祖庙,是历代史学家苦苦找寻的鲜卑旧墟石室。

传说山神“白那查”将这片山林分给鄂伦春人,让他们在这里狩猎采集。鄂伦春人感谢山神的赠予,一直细心的看护着这片森林。直到有一天一个叫“满盖”的妖怪驾妖风而来,抢走了鄂伦春人的森林和世居的山洞。鄂伦春人凄苦的在野外风餐露宿。这时鄂伦春人中有一个最优秀的猎手叫嘎仙,他站了出来,发誓要夺回鄂伦春人的森林和山洞。他别离了心爱的姑娘,跨上骏马,带上猎刀和弓箭,来到洞前,“满盖”饮完美酒正呼呼大睡。“嘎仙”拔出猎刀大声喊道:“满盖”把鄂伦春人的山林还给我们。满盖九个脑袋一起睁开眼睛,听完“嘎仙”的话哈哈大笑。举起山洞的堵门石向“嘎仙”砸去,勇敢的“嘎仙”灵巧的躲了过去,并与“满盖”战到了一处。那几天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满盖九个脑袋被“嘎仙”砍了下来,而“嘎仙”也力竭而死。山神感念他的勇敢,从伊勒呼里山上撒下一缕清泉,化作洞前一道小溪,成为圣水。鄂伦春人为纪念“嘎仙”将这座山洞称为嘎仙洞。那块落在南山坡上的堵门石,便化作今天的乌尔特贺山。

嘎仙洞《石室祝文》是1980年考古发现的,祝文内容与《魏书》的记载基本一致,反映了北魏皇帝的先祖在大兴安岭游猎和南迁的历史情况,有力证明了嘎仙洞就是拓跋鲜卑祖先居住的旧墟石室。祝文的译文大意是公元443年,北魏的第三代皇帝拓跋焘为感谢先祖之灵,特派中书侍郎李敞等人从平城(今山西大同)跋山涉水来到嘎仙洞,进献牛羊等祭品,祭拜先祖,并将拓跋焘的祭文刻在石室的西壁上。祝文全文201个字。字体趋于隶书。出于对文物保护,原碑文物单位就地采取保护措施保护起来了

拓跋鲜卑历史文化园因“嘎仙洞”而闻名于世,嘎仙洞2006年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十大历史名胜之一,文化园于2016年被授予内蒙古名片优秀文化旅游景区品牌。目前,文化园正在按照自治区实施“全域旅游、四季旅游”发展的要求,不断完善文化园观光、休闲、文化体验等项功能,将进一步提升旅游产品质量和服务水平,逐步将拓跋鲜卑历史文化园建设成为历史古迹旅游、民俗旅游、生态旅游的高端产品和中国少数民族文化旅游目的地、国际寻根文化旅游目的地,去高高兴安岭寻找勇敢的鄂伦春。那里有你要找的诗和远方。

 

图六:每年的篝火节是鄂伦春夏季旅游的重要节庆活动

鄂伦春族聚居地,走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发展之路

资料显示,千百年前的狩猎民族鄂伦春人因为没有肉食的补充,日子过得很艰苦。因此,族人们会在寒冷的冬天进森林围猎来补给生活。鄂伦春人把围猎当成族人盛大的“伊萨仁”,这是鄂伦春人为储存冬季食物而进行的“盛会”。

鄂伦春族是中国55个少数民族之一,位于呼伦贝尔市的鄂伦春自治旗是鄂伦春族的聚居地,这里的鄂伦春族人口有2754人,鄂伦春族猎民有965人。“伊萨仁”是鄂伦春语,集会、聚会之意,是鄂伦春民族传统节日。活动现场,“穆昆达”(族长)在勇敢的猎手拥簇下走上祭坛,手持桦皮碗,用柳蒿枝沾着酒洒祭祀天地,颂唱祭文(鄂伦春语)。上千名鄂伦春族男女老幼都虔诚地面向祭坛,毕恭毕敬地跟随“穆昆达”一起洒酒祭天,颂唱祭文,场面庄严肃穆。

鄂伦春自治旗旅游资源丰富,为大力发展旅游产业。由鄂伦春自治旗起委、政府主办的一年四季旅游活动形式多样。主要活动有,鄂伦春兴安杜鹃节、鄂伦春族篝火节、中国鄂伦春国际森林山地运动节、鄂伦春冰雪“伊萨仁”等重要的节庆活动。其中,为打破旅游季节性限制,如何发展冬季旅游将是解决鄂伦春旅游产业发展的瓶颈所在。

 

图七:鄂伦春冰雪“伊萨仁”是文化和旅游融合最好的节庆活动之一

近年来,鄂伦春自治旗已举办多次冬季旅游推介活动及鄂伦春冰雪“伊萨仁”等节庆活动。鄂伦春自治旗地处大兴安岭南麓,这里冬季漫长寒冷,每年十月开始,这里便会落下第一场雪,而这也就意味着,鄂伦春的冬天来了。这样的季节和温度,会一直持续到次年的3月,而在此期间,属于大兴安岭,属于鄂伦春冬季的狂欢也开始拉开序幕。自2014年起,鄂伦春冰雪“伊萨仁”彻底的让鄂伦春的冬季热了起来。这不仅仅是一场属于鄂伦春民族的节日盛会,也是属于全国各地在此期间来鄂伦春的游客的盛会。人们可以在这里载歌载舞,可以在这里游览最正宗的鄂伦春民俗文化,可以一眼望尽满山的银装素裹,可以与鄂伦春人一起畅谈美好的未来。鄂伦春冰雪“伊萨仁”是让这个冬季变热的活动,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让鄂伦春的冬季热闹非常。

 

图八:鄂伦春冰雪节活动现场

一个地方的温度绝对与它的气温无关,-30℃的鄂伦春正在上演一场热气腾腾的冰雪狂欢大party。有神秘的鄂伦春民俗风情,有激情四射的冰上运动”。鄂伦春旅游局官方消息称,此次“伊萨仁”活动将历时3个月,陆续开展鄂伦春民俗技艺展演、冰雪观赏、雪地爬犁、雪上冲浪、“本布利”足球赛等20余项活动。一匹马、一杆枪、一只猎犬、一位头戴狍角帽的猎人,一年四季追赶着樟狍、野鹿,游猎在辽阔的林海里,这几乎成了鄂伦春人的标志。冰雪“伊萨仁”将文化和旅游相结合,实现“冷资源变热效应”,吸引更多中外游客了解这里的民族文化。(文/ 节欢 锐鹏 图片来源:鄂伦春自治旗旅游局)